季卡

求约稿!

杂七杂八的图丢在子博

回到顶部

The River Goes Where The Current Flows(1)

谢谢姑娘圈,萌到我要消失在空气中[手动拜拜]

等你慢慢填!!

suuuperciiiliooous:

fandom:Kingsman

cp:Eggsy中心,Eggsy/Harry无差提及

分级:PG

注释:这是一个类似于魔法世界里的Harry发现跟自己的银色守护神一起出现在河对岸的那个男人不是他爸的故事。

警告:主要角色死亡提及


本来我以为这个脑洞会烂在其他千千万万个脑洞里了,直到今天看到 @Ease 姑娘的一幅画,特别的美。

画在这里:http://rttmll.lofter.com/post/eac53_6c79e1a

—————————————————————————————————————

 

这事儿最开始发生的时候,Eggsy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嘿,Eggsy可是在电视机时代度过童年的小孩,他们早在真正体会世界上的爱与恨之前,就先在电视里看尽了人生百态。童年中的想像好友,守护天使,不管你怎么称呼他,这个俗气的故事从小飞侠到神秘博士,都已经被讲过千千万万次。

 

而Eggsy因为一些显而易见的原因,比一般小孩更早不相信童话。所以当那个戴着黑框眼镜,头发梳的服帖,穿着西装的叔叔第一次凭空出现的时候,Eggsy的小脑袋中只有两个念头,妈呀我一定是在做梦,和,啊家里是不是进小偷了。

 

介于此刻Eggsy正躺在床上,试图把被子卷成一个暖和的筒,好让自己睡得更舒服,而房间里最值钱的东西可能是那个能自己站稳,放在床脚的衣柜。Eggsy强烈怀疑,在月光下看不清脸的叔叔属于第一种情况。

 

“啊,你还住在这里,那么是六岁啰?”

 

搞什么鬼,我认识你么,Eggsy心想,更加确定自己在做梦。因为只有在梦里,参与人物的对话不用语言就能进行,你只需要在心里想好台词,脑中的另一个角色就知道该怎么回答。

 

眼镜叔叔显然听到了他的台词,“你现在还不认识我,Eggsy。但以后我们会常常碰面的。”

 

Eggsy决定在梦中坐起来,很好,坐起来以后他也没有醒。看来他睡前许的愿成真了,这是一场很深的睡眠。

 

“失眠啦?”眼镜叔叔站在阁楼小房间的一角。他可真高,Eggsy想,他必须稍稍弯腰才能把自己塞进来,头顶上已经蹭了一层阁楼顶一到冬天就落个不停的石灰粉。

 

Eggsy摇头,他不知道失眠是什么意思。

 

眼镜叔叔好像也意识到,对着一个六岁小孩使用非学龄词汇实在不明智。他抬起眉毛笑,额头上的抬头纹堆成堆,“我的意思是,你又睡不着啦?”

 

Eggsy点头又摇头,我这不是已经在做梦了么,做梦了还怎么能睡不着。

 

眼镜叔叔朝他眨眨眼,用的是Eggsy在电视上见过,只有在向喜欢的人示好时才用得上的方式,“我给你读点什么吧?当作是睡前故事。”

 

Eggsy点头,伸手拿床头柜上的旧书。

 

眼镜叔叔朝他的床头走了两步,“我可以坐下来么,Eggsy?”

 

Eggsy点头,他以为眼镜叔叔会坐到他的床边。但是他解开了西装下摆的扣子,一个盘腿坐在了房间的地毯上。

 

Eggsy想提醒他,这地毯里面落满了房顶的石灰,他吃零食时撒下的饼干碎屑,还有他躺在地毯上听楼下妈妈哭声时,因不知怎么安慰而流下来的眼泪。而这个叔叔的西装,看起来跟电视里特别有钱的老绅士身上的定制西装一样昂贵,他怎么能不好好爱惜呢。

 

眼镜叔叔接过他手中的书,都没看封面就知道故事题目,“《鲁宾逊漂流记》?我小时候也喜欢这个故事。”

 

Eggsy点头,他觉得鲁滨逊很厉害。

 

“那你快快躺下来,故事马上就要开始了。”眼镜叔叔随便翻开了一页,Eggsy看到他右手小指上的戒指,形状像K,他摸摸自己胸前戴着的徽章,也是K的形状。Eggsy被这个梦细节逼真的程度吓到了。

 

眼镜叔叔看到他手上的动作,弯起了一边嘴角,“那个东西要保管好噢,很重要的。”

 

Eggsy不知道该不该点头了,他只是睁大眼睛盯着眼镜叔叔手里的书。

 

眼镜叔叔善解人意的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清清嗓子,“当晚在小船上安歇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我决定把运回来的东西都放到新发现的地穴里去,而不是放到城堡里去。我先吃了点东西,把所有的东西都搬到岸上,并仔仔细细地查看了一番。我搬回来的那桶酒是一种甘蔗酒,但与我们巴西的甘蔗酒不一样。一句话,这种酒非常难喝……”[1]

 

这个叔叔的声音真好听啊,Eggsy想,虽然没有电视上的新闻主播发音标准,但是嗓音里有一种让人安心的似曾相识。

 

**

 

Eggsy不知道那个美梦是什么时候结束的。美梦都这样不是么,没有开头也没有结尾,只有中途不合逻辑的愉悦,让人在大白天也能念念不忘。

 

Eggsy躺在床上,发现床头的《鲁宾逊漂流记》还在原来的位置,而妈妈在楼下大声宣布今天自己没有做早餐的心情。可是阁楼窗户上挡不住多少光的窗帘被拉上了,Eggsy昨晚睡着之前,明明还看见一轮小月亮反射在眼镜叔叔的眼镜上。

 

Eggsy穿好衣服下楼,发现妈妈捂着眼睛横躺在沙发上。宿醉,Eggsy吸吸鼻子,闻到啤酒的臭味,妈妈以为藏起酒瓶子就可以掩盖她不想做早饭的真正原因,可沙发下悄悄滚出了一个喝空了的易拉罐。妈妈的脚无意识中踢到了它,它又安静的滚了回去。

 

Eggsy跪下来伸出胳膊,脸贴着沙发座,把易拉罐够了出来。

 

它是妈妈又一次喝多的证据,Eggsy想,就像地毯上眼镜叔叔留下的压痕,是我没有在做梦的证据。


TBC


注释:

[1]《鲁宾逊漂流记》第七章开头。

评论
热度(24)
  1. 季卡Starzsands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姑娘圈,萌到我要消失在空气中[手动拜拜] 等你慢慢填!!
©季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