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卡

求约稿!

杂七杂八的图丢在子博

回到顶部

(一个水仙癌患者的自白)(咦)

我无声地尖叫!!
幸福地吃下这水仙味的粮!!
(已在神秘邪教的路上越走越远

suuuperciiiliooous:

fandom:Kingsman

  

cp:所有宇宙里的Harry跟Eggsy,还有水仙们。(

  

分级:PG

  

注释:长腿叔叔与骑士们的番外

  

警告:主要角色死亡

  

这是一个特别丧心病狂的短篇,我看了这幅图之后写出来的,大家酌情阅读。

  

 http://uglyrit.lofter.com/post/1cb1241a_73d2a04

  

 @Ease 送你哒!

  

—————————————————————————————————————

  

 

  

Eggsy再次跟Eggsie相见的时候,他们都是二十九岁。

  

 

  

有件事大概在每个平行宇宙都发生了,Eggsy想,自己跟Eggsie只是无数个时间泡当中运气稍微好一点的那两个。

  

 

  

他手中还有一份从二十二岁开始列的清单,当时Eggsie把它取名为测不准原理清单,因为Eggsy的从天而降,这个宇宙的清单主人可能是所有他所存在的宇宙中,最特殊也最头疼的一个。

  

 

  

现在Eggsy的这份清单已经有大大小小五百多项条例,有三百多条是他们分别的这六年中加上的。Eggsie目光扫到他手中卷成卷,边缘处毛毛躁躁的羊皮纸,眼睛中的绿湖水马上就要满得溢出来,“我写到523项了。最后一项是今天的日期。”

  

 

  

Eggsy上前拥她入怀,她的棕金色头发一直保持在过胸的长度,闻起来像是夏天才上市的樱桃,像被雨水打湿的梧桐树叶,像家。他没有接话,哪怕现在全世界只有他最明白她充盈眼眶的眼泪。

  

 

  

Eggsie从口袋里掏出他们都宝贝成护身符的那个粉色金边项链,挂上脖子,把被压着的长头发抓出来在脑后挽成球,“有一阵我可嫌弃这个配色了,就有一次出任务没带在身上,结果那次结束我在总部躺了一个月病床。”

  

 

  

“他气死了,简直比我从火车铁轨上消失那次还要生气。”Eggsy一边说一边把藏在自己衬衫下的项链拉出来。

  

 

  

Eggsie笑的时候,有眼泪被挤出眼眶,顺着她的鼻梁两边往下滑,“后来我在任务报告里写,这次任务失败的主要原因是没带我的护身符徽章,Merlin也气死了。”

  

 

  

秋天真是特别适合举行葬礼,树叶在雨中绿得不再生动,风不大不小,把到场人的头发吹得憔悴,Eggsy想,牧师的祷告在他耳边已经变成模糊背景音,不过,如果要是今天是个大太阳天,人们都热得穿不上黑西装,Eggsie穿着短牛仔裤T恤就来了,他也许还是会觉得赏心悦目。

  

 

  

Eggsy跟Eggsie一起站在人群的后排。骑士们都在后排,此刻他们不是葬礼主人人生中的重要角色。他只有点头之交的邻居,他多年不联系的大学同学,他常去的那家咖啡馆老板,却变成了需要站在第一排向他告别的人。

  

 

  

“我向他求过婚,”Eggsie对着他的耳窝说,声音很小却带着鼻音,“可是他没答应。他说我们不需要那些东西。”

  

 

  

“我反驳他,绅士一辈子名字不是应该出现在报纸上三次么。”Eggsy举着黑伞,尽量偏向Eggsie站的那侧。

  

 

  

Eggsie发现雨有大半都被头上的阴影挡住了,她抬头又低头,“这把伞是他的么?”

  

 

  

“理论上来讲是的,”Eggsy伸手搂住她的肩膀,她比二十四岁那年凉多了,“可是他说,每次任务完成之后,这把伞都要拿去技术部修整,伞柄伞面不知道换过多少次,早就不是他当初拿过的那把。”

  

 

  

Eggsie点头,“所以我从技术部偷了一块伞面,他们向我保证是他把我从警局里捞出来时,在酒吧里跟那群小混混打架之后换下的。”

  

 

  

Eggsy轻笑,“你听起来越来越像收集明星穿过内裤的疯狂粉丝了。”

  

 

  

“是从你收集他用过的书签那里得来的灵感谢谢。”

  

 

  

Eggsy把她搂得更紧,“你记不记得他发现清单那天晚上,他逼我们把所有的条目都写出来。”

  

 

  

“记得呀,当时我还想一个人怎么能这么自恋啊,非要看我们承认自己喜欢他哪些地方。”

  

 

  

“后来我回去,直接把这份清单给他看了。他说它‘毛骨悚然的可爱’。”

  

 

  

Eggsie在他怀里转头,他从她眼睛里读到了一切说不出来的东西,还未成形的想念,烧不干净的炽热,还有失去界限的希望。他们的人生交错又分别,却从没错过彼此的重要时刻,因为对方的重要时刻,就是自己的重要时刻,也只有她懂得从此他们究竟失去了什么。

  

 

  

Eggsy想,他们确实是幸运的,他们有彼此的陪伴去参加清单主人的葬礼。

  


  

评论
热度(22)
  1. 季卡Starzsands 转载了此文字
    我无声地尖叫!!幸福地吃下这把刀!!(已在神秘邪教的路上越走越远
©季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