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卡

求约稿!

杂七杂八的图丢在子博

回到顶部

纵火的达令

我要死要死……
最喜欢看你写这种表白体了啊啊啊我炸裂!!每次都从新角度发现爱的味道😳
一直沉默的叔真是让人浮想联翩
以及这个标题,我要去听100次十万嬉皮♪纵火的青年,迫近的时间
爱Tazza有你更美好!😘😘

suuuperciiiliooous:

fandom:Kingsman

cp:Harry/Eggsy无差

分级:PG

注释:Eggsy属于喝醉了会一直流眼泪的那种人。

警告:喝酒有害健康。

可看可不看的前文在Gentlemen Universe这个tag底下

送给 @季卡 的小短篇,起源于我们对于抽烟的Tazza的共同痴迷。

—————————————————————————————————————

 

Eggsy有些生气。他却想不明白自己在气些什么。

 

想不明白这事儿倒好解释,他刚放倒一个酒量不见底的任务目标,那女孩喝威士忌的速度急得像是在用水桶扑嗓子眼里的火。他半倒半喝了一晚上之后,胡乱把女孩送回酒店房间,胡乱拍下了目之所及之处所有纸质文件,胡乱的上了出租车,现在连自己是怎么到达家门口的都记不太清楚。

 

而Harry站在门口的台阶上等他。

 

Eggsy使劲眨眼睛,晕晕乎乎的意识到自己真的醉得不轻,他的视线里全是眼泪。

 

这是另一次任务的后遗症,具体情况涉及到碎了一半的护目镜跟某种有毒气体。之后他的眼睛就特别敏感,一有风吹草动的刺激就能眼泪汪汪。刺激当然也包括Harry把他压在床上认真舔着他的眼睫毛,而他不小心睁开眼睛感受到湿热的舌面擦过眼球的那一下。之后他的眼泪就会像新凿出的泉水,源源不断。

 

Eggsy对此颇有微词,觉得自己老是在床上掉眼泪怪不好意思。可Harry绅士又温柔,用实际行动表达自己乐在其中。于是Eggsy决定,每次任务都是这样,有失必有得嘛。

 

Harry居然在家门口等他。

 

他们不是传统意义上天长地久的信仰者,也不看重正儿八经的甜蜜。他们没那个时间也没那个精力。任务中总是有人伤亡,或是目标或是无辜人群,骑士们骤然介入他们的生命,而他们对骑士来说也同样来去匆匆。

 

人体炸弹在引燃自己前一瞬间眼中充满的犹豫,枪击案的始作俑者疯狂好似漫画邪恶反派的大笑,人质浑身颤抖货真价实的惊慌失措,被从废墟拯救出来的平民不知如何出口的迷茫。Eggsy看过的东西越来越多,感到他能抓住的越来越少。

 

所以他们不是那种会在家门口等着对方归来的情侣。但他们一起看过能跟末日大火媲美的爆炸,他们驾驶着装了炸弹疏散完乘客的红色双层汽车飞出桥面冲向泰晤士河,他们曾躲在废弃隧道的尽头监控一场交易,而同时看着一场大雨洪水般席卷而来,打湿所有的弹药。

 

他们是这种,一点儿也不甜蜜,但却再相爱不过的情侣。

 

Eggsy发现自己坐在了台阶上,Harry在他身边,他身上的羊毛衫有红木抽屉的暗香,他的手臂贴着他露在夜间微凉空气中的胳膊,可他在他眼中却面目模糊。

 

没有关系,Eggsy想,Harry在我心中有个模样。

 

“Merlin跟我说你喝多了。”Harry的声音很轻,可在Eggsy听来还是轰鸣。

 

Eggsy假模假样的皱起眉头,“你声音太大了,Harry。你不知道喝醉的人都怕光怕吵吗?”

 

那股无名怒气又涌上嗓子,Eggsy感觉自己前半夜喝下去的酒在身体中每一根细小的血管中游荡,跟怒气一起叫嚣着寻找出口。

 

“我很生气的,Harry。”Eggsy没办法措辞,只觉得舌头发直,“可我从来没跟你说过。”

 

Harry转过脸来没有说话。Eggsy伸手没轻没重的摸上他的脸。Harry的眉头有一点点皱,他的嘴角有一点点沉。如果现在Eggsy还能看清眼前的东西,他能看到一个在为他担心,还在为什么别的东西而悲伤的Harry。

 

“我确实在跟你生气。”Eggsy的语速比平时慢了一倍,他在跟每一个单词做斗争,“从我第一天见到你就开始了。”

 

Eggsy眨巴着被眼泪冲刷得干干净净却没有对焦的绿眼睛,发现Harry正往他手上塞一杯热水,“因为我当时从警察局出来,噔噔噔下着楼梯,然后你就把我叫住了。我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气死了。”

 

“因为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你知道吗Harry。”Eggsy一口气喝完水,把玻璃杯还给Harry,胳膊撑着一直在转的脑袋,手肘压着膝盖,“要是你只有好看就算了,那我想着你的脸打几次手枪也就过去了。可是你除了好看,居然还是那个把我从一滩烂泥里捞出来的那个人。”

 

“我都快气死了,凭什么你可以这么好看又这么迷人呢。”酒精好像一次只允许一种情绪通过,Eggsy觉得此刻的自己满脑子迷惑跟怒火打着架纷纷要求着出头,“凭什么你可以这么随随便便的来,随随便便的把Dean他们打趴下,凭什么我们坐在酒馆里时你就对我了如指掌,而我对你一无所知。”

 

“我绝对不是在气你拒绝我的求婚什么的。”Eggsy突然想起他们在任务途中讨论过多次,最终被Harry柔声拒绝了的婚姻,也突然想起自己口袋里还有半包烟,那女孩终于喝多了以后硬塞给他的,“现在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知道你爱我啦。”

 

Eggsy的脸一下子离Harry只有五厘米,Harry听到眼前人比平时粗重的呼吸声,混着浓重的酒精味。喝醉了的Eggsy在漫无目的的微笑。不是针对他,而是像蒲公英撒着种子一样,对着空气对着他看不见的地方,沉静而恬谧的笑着。Harry嫉妒起夜间这能感受到Eggsy嘴边一丝一毫起伏的空气来。

 

“可我还是生气啊。你是不是老早就知道我爱你了,你是察言观色读脸吃饭的间谍诶!”Eggsy伸直左边膝盖,费劲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被压得皱皱巴巴的烟盒,“你老早就知道了也不告诉我。还假装不知道,等到我自己发现的时候,我吓了个半死。”

 

“还有,我还气你很多东西。”Eggsy盯着手中烟盒,似乎在思考自己把它掏出来是想干嘛,“我气你有一半的人生我都无法参与,我也没什么弥补的办法。我是说,虽然我以骑士荣誉为要挟,找Merlin要你的任务档案,可是他非要说那是Kingsman的等级7机密。”

 

Harry看着Eggsy有些不稳的抖起手腕,想从烟盒中抖出一根烟。可是他仍摸不清力道的折磨了半天那个长方体盒子,脸上委屈得像是JB听说今早他们工作繁忙没有时间带它出门了。

 

“还有,我气你也爱我。”Eggsy发现Harry手中绣了HH的手绢已经湿透,才意识到自己絮絮叨叨的同时眼泪也没停下,他更生气的晃晃烟盒,终于从里面抖出一根烟,“要是你不爱我就好了。那样事情多简单,我可以像爱太阳和雨那样爱你。不用担心有一天你是不是会像其他所有任务那样结束之后就悄无影迹。”

 

Eggsy成功把烟叼起来,开始毫无准头的寻找打火机。他听到Harry叹气,还有打火机清脆的喀嚓声。Eggsy转过脸,发现Harry的脸在明亮得有些耀眼的火苗之后忽明忽暗,他开心的伸头过去,点着了口中的烟。

 

“可是你爱我我还是很高兴。”Eggsy被女孩薄荷味的烟呛出几声咳嗽,他感觉Harry的手轻轻拂上他的背,“但是我不想让你那么爱我,你明白吗,不要有我这么爱你,不要像我一样每天都在毫无意义的担心。担心坏人们开枪打中你左肩上的旧伤,担心他们审讯手段简单粗暴,担心这次任务被我搞砸之后你再也见不到我。”

 

“你就稍微爱我一点点就够了,我从小生命力顽强,我发四十度烧我妈也忙着出门跟男朋友约会没空送我去医院,我还不是活得好好的。”Eggsy手指夹着烟,往Harry的方向偏头,突然咯咯笑出声,“我只要想到你有一点点爱我,我就很开心。”

 

“嘿,我都没发现这么晚了。”Eggsy抬头盯着天空好久,逮到一轮刚从云朵后面冒出来的月亮,手里的烟攒了好长一段没抖落的烟灰,“我抽完这支烟就去睡觉。你不要担心我生气的事情,明早起来我大概就什么都不记得啦。”

 

Eggsy脸上的泪痕在夜色中闪着银光,嘴角仍有一个恬静的微笑。而他现在的微笑同眼泪一样,都让Harry心碎。

 

然后Eggsy不说话了,安静的在他身边抽完了烟。他歪歪扭扭站起身,把烟头按在墙上掐灭,又蹲下来把它放在台阶上,“我喝多啦,今晚找不到垃圾桶给你安家,明早我再把你丢掉好吗。”

 

Harry抬头刚好看见Eggsy抹去脸上最后一波眼泪,晃晃悠悠起身朝着他们没开灯的客厅走去,他的身影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一片黑暗中。

 

完。


评论(5)
热度(90)
©季卡 | Powered by LOFTER